绥芬河妇女网

绥芬河第三小学教师张岩的最后时光记录

 

绥芬河第三小学教师张岩的最后时光记录

张岩

 

女,出生于1981年4月。东北师范大学毕业;2001年8月-2005年8月年牡丹江希望双语小学执教。2005年8月-2018年3月绥芬河市第三小学执教。2018年3月6日凌晨因病去世。

距张岩老师离开已经二十天有余了,第三小学三年五班的教室里书声朗朗,却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;张老师家的书房里,那一摞摞她从教以来获得的证书静静地摆在那里,失去了温度;她的微信朋友圈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则学生们读书的消息;一家三口团聚的画面永远定格在相册里……年仅37岁的她,就这样走了,留给全班53名学生无限的思念;留给亲人难以言说的悲痛;留给爱她敬她的人无尽的不舍。

 

她像一颗流星,以最美的姿态划过夜空,却点亮了学子的路;她是一弯清泉,用知识浇灌祖国的花朵;她是熊熊烈火,燃烧自己,奉献青春;她是不灭的蜡烛,是不倒的脊梁。

 

她离开的那一夜,孩子们熄灭了校园里所有的灯,却仿佛看到她在天上熠熠闪亮。

她就是绥芬河市第三小学一名普通的教师——张岩

 

她说,她只去三天

 

 

    

张岩的孩子从小体质弱,感冒发烧成了家常便饭。可张岩很少能有时间陪在孩子身边……让妈妈陪着打针,成了孩子的一种奢望。

 

爱人董洪国除了忙自己的工作外,还要接送孩子,做饭,陪伴儿子。“她热爱教育,我理解她,也支持她”。因为这份懂得与支持,“男主内、女主外”,成了这个家特有的“生活模式”,张岩也因为工作原因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周末妈妈”。

 

张岩家的生活并不富裕,但是她却常常拿自己的钱补贴学生。“我觉得挺亏欠她的,她平时很节俭,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。我想凑钱给她买件貂皮大衣,可是她总说不要,用钱的地方太多……”董洪国一直低着头,两手紧握着,浮肿的眼睛含着泪,声音哽咽……

 

去年11月份,张岩感到身体不适,生怕学生落下课的她,每天下班时才抽空去医院打针。丈夫心疼妻子,便每天都赶到学校接着妻子,买好饭送到医院去,再陪着妻子打针。

 

同事和亲属都劝她系统地检查检查,她总说讲完新课再去,总说最近忙,总说过了这阵儿再去……她总有很多个理由拒绝请假,怕的就是影响班上的孩子的成绩。最终,在家人学校的强烈要求下,她才同意去做检查,仅仅请了3天假。走前,她还向代班老师和学生承诺,她只去三天,很快就回来。从来不食言的她,这次却食言了,她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……

 

张岩老师去世那天,学校老师、学生家长、学生,还有很多社会人士,都自发地前去,送了这位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最后一程。

 

张岩走后,董洪国将挂在主卧床头的婚纱照收了起来。书房里的桌子上,仿佛还能看到张岩每晚伏案批改作业的情形。年仅7岁的儿子也许并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,他只知道,晚上再也得不到妈妈温柔的爱抚,耳边再也不会萦绕妈妈甜蜜的歌谣,深夜惊醒时,任凭他如何哭闹,都换不来妈妈的拥抱。他只知道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………

 

师恩穿越了时间,跨越了地域,张岩老师曾经教过的一届届学子,通过董洪国的微信、电话,传递着对老师的深深悼念……

董洪国说,妻子未了的心愿,就是没有带完这一届,这成了她最大的遗憾……

 

 

 

 

她说,她特别喜欢上班

 

   

把班上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,这是每个班任的通病。班上有孩子课业落了,她中午就给孩子补课;白天有学生知识点掌握得不好,晚上她就给孩子一遍遍地讲。写教案、写学生评语、出板报,在学校,她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,家里晚饭时间一再推迟,有时候甚至拖到晚上8点多,可她却乐此不疲。

 

在同事和学校领导的眼中,张岩是个教学能手。她多次代表学校参加比赛,班级的学生成绩也在全学年名列前茅,特别是在写字阅读方面成绩斐然。这得益于张岩独特的教学方法。

同事王菲介绍说,张岩有自己独特的教育孩子方式。从一年级起,张岩就根据孩子不同的性格特征,研究出多种鼓励、激励的方式。如果孩子在某方面做得好,就可以选择比如和校长合影,选择新的同桌,或者少写一篇作业等等,作为一种奖励……这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。

 

张岩还特别注重培养学生读书的好习惯,对于能坚持的好学生给予奖卡、奖状等各种奖励。“你们已经坚持70多天了,离100天的目标很近了,大家要相互学习,相互鼓励,把百日阅读坚持到最后”。在病床上,张岩也不忘在微信群里鼓励孩子们,鼓励他们继续坚持读书的好习惯,鼓励他们百日阅读目标迈进……

 

爱岗敬业,待人和善,喜欢孩子。这是同事们给张岩的标签。

 

三小的副校长任伟平说,张岩曾说过,她特别喜欢上班,觉得能和学生们在一起特别高兴。“宝贝儿”“孩子们”,也是张老师对学生们最亲切的称呼,而且张老师和每个学生、每个学生家长都处得特别好。

 

徐志锋是张岩的朋友,也是学生家长。一路走来,见证了张岩一心扑在工作上,一心为学生的工作状态。

徐志锋说,张岩老师为人公正,办事公平、民主,对班级里的学生一视同仁。班级有三个老师家的孩子,可是她却从不“区别”对待,在“选人用人”上都采用“海选”制度。大到班级活动的主持人、参加校级朗诵比赛的人选,小到运动会上的一个比赛项目的参赛选手,她都要通过层层“海选”产生,让每个学生都能参与其中,这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一致认可。

 

不仅如此,对于班上的大事小情,她也总是尽心尽力,不论是活动节目的设置、编排,还是每个学生的化妆服饰,即便是在家休息,她的眼睛也总盯着手机上的班级微信群……

 

 

 

她说,是火就要执着地燃烧

 

   

张岩从一年级起带的这届学生,感情特别深,从手把手地教他们一撇一捺,到规范他们的学习生活习惯,从每一道数学题的运算,到做人的道理,她把全部热情都倾注在学生身上,用青春的汗水浇灌了她热爱的田野。

 

在三小,徐振宇和高艺珊代表53个孩子,表达了对张岩这位“老师妈妈”的思念。

 

徐振宇说,张老师非常负责,每天来学校特别早,走得特别晚,为的就是让我们的成绩多提高一点。她每天都带着黑眼圈上课,老师在批改作业的时候,也特别认真,一个字一个字地看,一个笔画一个笔画地纠正。老师虽然不在了,但是作为班长的我,要带领我们班级,把老师无私奉献的精神传承下去,做一名优秀的小学生。

 

高艺珊回忆说,张老师非常敬业,生怕学生落课,有次发烧生病,她儿子也发了高烧,她带着发高烧的儿子一起来上课,下课后才去打针……

 

3月5日,高艺珊还和几个同学合计着要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件小礼物,以便在“三八节”的时候去看望生病的老师。可是,3月6日就得到老师离开的噩耗……一说起这事,两个孩子就哭个不停。

 

站在讲台上的十八个春秋,寒来暑往,她无私奉献着;在第三小学执教的十三年里,她默默耕耘着;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她依然执着地燃烧着自我……

 

病榻上,张岩说得最多的是她的学生,她恋得最多的还是她的学生。面对前来看望的同事、朋友,她关心的还是孩子们的期末考试成绩,有多少人得了100分,得了99分的孩子,那一分丢在了哪儿?尽管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她还在遗憾今年的联欢会没陪孩子们一起过,她还在计划着新学期学生们学习和工作的新打算。尽管自己已经很虚弱了,她还用最后的力气,在微信中敲击出最有力量的文字,鼓励着她的学生们……

 

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。

 

这是对张岩老师最好的诠释。

 

推荐杂志

左按钮
右按钮
关闭